|
|
|
|
|
|
|
|
最新提示:
 2016年全国耕地质量等别更新评价主要成果发布 (09-14)   河南沁阳土地综合整治显成效 (09-14)   江西探索城乡污水处理新路径 (09-14)   中宣部授予中船重工第七六○研究所抗灾抢险英雄群体“时代楷模”称号 (09-14)   广西三地市试点生态土地整治 (09-14) 
   热点文章
  政务公开
  政务信息
  城乡规划
  土地管理
  地矿规划
  不动产登记
  办事服务
  政民互动
主页 > 城乡规划 > 文章内容
世界共享骑行之都萌芽记:ofo成都开城这一年
时间:2018-09-14 23:14 来源:未知 作者:德阳市国土资源局 点击:

  美国作家彼得·海斯勒在《江城》中记录下1997年成都“街头一景”:在这座城市里,自行车后挡板大多贴有一小片不干胶,上面写着“内置奔腾英特尔处理器”。

  20年后,当ofo小黄车创始人兼CEO戴威把这个故事带到APEC 2017周时,故事里的场景成了现实——植入智能芯片的小黄车在成都街头随处可寻,已们短距离出行最常用的交通工具之一。

  ofo 与成都市政府、成都市民一起续写了这个故事:成都共享骑行指数2017年二三季度蝉联全国第一,成都政企共创的共享单车“3+7+N”会商管理模式业界瞩目,人们已在憧憬成都成为“世界共享骑行之都”的美好未来……这一切,都发生在2016年12月16日ofo 宣布在成都开城之后。短短一年,到底发生了什么?

  如今何众聊起ofo第一次在成都城区投车,依然兴奋不已,手在空中比划,眼睛放光。何众是ofo成都城市经理,在正式投车前,除向政府报备,他还跟同事跑遍了所有地铁站、BRT公交枢纽和大型商业中心,记录人流量,访谈市民用车需求。他说,选择天府三街初投,是因为那里上下班用车需求旺盛,且周边多是白领办公和居住,人群对新事物接纳度高。

  那晚留给何众的记忆“紧张又刺激”:货运师傅首次跑单,迷了路,约定21点卸车,结果23点才到,车辆摆完,已是凌晨2点。看着路灯下一排排整齐的小黄车,何众心生感慨,“我感觉我们将改变世界”。何众此前在一家生鲜o2o公司,来ofo是“降薪降职”,他打趣地说,“被梦想叫醒时,钱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”。

  2016年12月17日下午6点多,肖鑫骑走了首批小黄车中的一辆,从此成了忠实用户。肖鑫住在凤凰城附近,隔最近地铁站约2公里,走路得花半小时,打车又经常被拒单,上下班曾苦不堪言,“有几次起晚了,站那叫不到车,急得跳脚,然后往地铁站猛跑,简直恼火”。对小黄车,肖鑫的评价是“押金低、比其他车好骑”,他认为ofo改变了自己的生活,“上下班可以骑,周末出游也可以骑,已经习惯了”。肖鑫的ofo骑行记录显示,这一年他骑了1100多次。

  成都是ofo进入的第五座城市。在此之前一个月,这个共享单车的原创者和领骑者刚刚在北上广深落子。ofo西南大区总经理周伟国坦言,成都对小黄车的战略地位不仅体现在最早一批开城,还体现在运营路径探索。“车越投越多,路面开始出现坏车和不规范停放,有些车被骑到偏远角落……那时无论是行业还是各城市,都面临这些难题。”周伟国决定在成都试点“分片承包”,每个运维“承包”2-3平方公里,负责片区找车、秩序维护及用户诉求收集,这大大提升了运维效率。成都试点一个月后,此种模式被命名为“网格化管理”,在他城推广,成为ofo 线下秩序领先的法宝之一。

  此外,“单车找修分离”、“维修仓电气化”、“虚拟封闭运营”等行业先进模式也发轫于ofo成都的摸索。周伟国表示,“这不仅源于公司对成都支持,还得益于成都市政府对共享单车的包容和开放,给了ofo成都不断创新尝试的良好环境”。

  周伟国还记得第一次被成都市交委叫去开会的场景,“应该是在2017年2月底,一开始我还很忐忑,是不是政府要给压力了?结果交委领导很客气地询问ofo在成都的运营,了解我们遇到的问题,给了很多鼓励,还让给政府管理多提建议,当时蛮感动的”。

  2017年3月,成都市交委、市公安局、市委共同发布《关于鼓励共享单车发展的试行意见》,成为全国首个发文鼓励共享单车发展的城市。自此,成都共享单车发展一日千里,ofo与成都各主管部门合作摸索的创新模式也逐个成型。

  解决摩的转型,是ofo与成都市交管局战略合作的成果。公开招聘摩的师傅,让他们转化成小黄车运维或维修人员,一举解决摩的转型、促就业、共享单车秩序维护等多项难题。据统计,ofo成都运维中已有100多名摩的师傅。

  2017年3月,成都春季糖酒会在世纪城新国际会展中心召开。ofo与建群,即时沟通信息,保障了糖酒会出行的便捷和秩序。“拉群沟通”在多地复制,逐渐形成了成都共享单车“3+7+N”会商管理机制。此种模式后被新华社、央视等核心媒体报道推向全国,多次被交通部点名表扬。ofo西南大区总经理周伟国表示,此举为成都赢得了声誉,也为ofo成都的业务长期居于全国前三奠定了基础。

  ofo享受了成都政策红利,也在不断反哺:为四川省机关事务管理局大院等28家省直机关划定共享单车停放区,供机关干部和办事群众使用,接棒公车改革;为成都直接提供就业岗位1300多个,算上运输、仓储等关联环节,整体带动就业近5000人。

  入蓉一年,ofo在主管部门科学指引下,累计投放车辆70多万辆,日均订单260多万单,日订单峰值超过300万单,为成都市民提供了5亿多次共享骑行服务。

  这一年,成都在共享单车领域独领,骑行指数连续两季度蝉联第一,政策环境被评全国最优,单车破坏投诉率全国最少,共享单车生态趋于成熟。

  于是,人们开始憧憬成都冲刺“世界共享骑行之都”,成为世界共享单车行业发展最好的城市。“成都绝对有这个潜力”,ofo小黄车西南大区总经理周伟国从四个层面做了分析:其一是成都得天独厚的城市基础,适宜的地形气候、浓厚的骑行文化、超前规划的非机动车道布局、和谐文明的市民素质交融一体,他城难比拟;其二是成都正迎来新一轮历史机遇,无论是“一带一路”战略中的“内陆开放高地”,还是新经济浪潮中的先行试水,都为共享经济繁荣提供了充足空间;其三是成都市政府包容创新,陆续出炉的“慢行系统”、智慧交通、天府绿道等规划为共享单车发展提供了现实契机;其四是ofo总部对成都重视,后续在新战略构建、新技术创新应用及新商机挖掘投入上,都会把成都放到更高层级。政、企、民三方合力,“世界共享骑行之都”远景可期。



(责任编辑:德阳市国土资源局)